“磊落光明向娟秀
,扶危定倾争毫厘;一身正比泰山重,作风如斯世所师。”这是林伯渠同志为留念挽救国家财产,庇护群众生命安全而荣耀捐躯的女共产党员向娟秀
的题诗。

向娟秀
,1933年5月13日出生于广州市一个贫苦家庭。新中国成立后,向娟秀
在广州市何济公药厂工作。

1958年12月13日晚,向娟秀
和另外两名年老女工罗秀明、蔡秋梅在药厂4楼化工车间加班制造化学药剂“甲基硫氧嘧啶”。当时,罗秀明正要把一瓶毛重25公斤的无水酒精倒入量杯,向娟秀
见她提得费劲
就去帮手。但就在向娟秀
开始倒第三杯酒精时,越来越歪斜的瓶身突然失去平衡,掉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20多公斤的酒精倾泻出来,流向车间内10个火红的煤炉。一接触到煤炉的低温

高深莫测,酒精刹那间燃烧起来,车间内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。更可怕的是,7桶60公斤重、用煤油浸着的金属钠就放在离酒精倾泻处不到4米的中央,金属钠遇水或低温

高深莫测便会立即爆炸。到时,不但
全部
工场将毁于一旦,还会殃及上下九商业区的商铺、居民、黉舍。

向娟秀
来不及为自己斟酌什么,她拼命地用帽子、围裙挡酒精,阻遏火势蔓延。大火烧毁了她的帽子、围裙,向娟秀
想都不想,直接伸出双手阻拦酒精流向金属钠。火流仍在迅速蹿动,金属钠已经冒起了白烟。向娟秀
猛地扑在地上,用自己的身材盖住了来势凶猛的火流。

大火终究
被闻声赶来的工人杀绝了,但向娟秀
的下身却被严重烧伤,双腿僵硬
无法弯曲,膝盖几乎可以看见骨头。

在病院昏迷了三天三夜后,向娟秀
渐渐清醒过来。她睁开眼睛就问:“金属钠有不爆炸?工场有不损失?罗秀明有不受伤?”

住院治疗期间,向娟秀
以超乎设想的意志力忍耐着病痛。每次除腐肉、植皮、输血、注射,医护人员都不忍心望向她的脸。每次想嗟叹时,向娟秀
都邑坚强地咬牙忍住。有时实在忍不住,便叫医护人员打开留声机,让歌声吞没自己的嗟叹。尽管病院千方百计举行挽救,终究
未能拯救向娟秀
的生命。火警33天后,向娟秀
去世。

向娟秀
虽然荣耀捐躯了,但是她给以人们的影响却一天天在扩大。许多工场、黉舍举行了向娟秀
的追悼会、事迹报告会。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、共青团广东省委等单位,号召广州市的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学习向娟秀
的高贵质量。林伯渠、董必武、郭沫若等同志为留念向娟秀
题词。

(据新华社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etzmash.com